有關圖片1

關於試用品和廣告面紙的執念

首頁 > 最新消息 > 關於試用品和廣告面紙的執念

昨晚大白下班回家,神秘兮兮的從公事包裡掏出一把新款刮鬍刀向我獻寶。
我還沒來得及問,大白就指著包裝盒背面的「????」(sample)字樣,說這是回家路上街頭發的試用品,接著又從包包裡摸出另外兩個藍色小塑膠袋,裝著兩把同款刮鬍刀。
我看傻了眼:「啊,哪來這麼多?」
大白得意的笑:「同一條街我來回走了三遍!」←你當自己在拍《忠孝東路走九遍》的日版MV喔?
「等一下,你不是從來不用手動刮鬍刀嗎?」大白平常只用電鬍刀,擔心手動式刮鬍刀鋒利的刀刃傷害他幼嫩的臉皮(畢竟他連手都會被頭髮割破了),拿這幾把刮鬍刀是要給老婆刮腳毛還是比基尼線嗎?
「我沒想那麼多耶.....」
沒錯,除了種蔥和拍臉青春術,大白公主還有一項不為人知的平民化嗜好:索取街頭試用品和廣告面紙。
在和大白交往以前,我從來沒有給街頭發試用品或廣告面紙的人好臉色看過,總覺得這些硬塞給我的東西跟垃圾沒兩樣,只會佔空間;和大白在一起後才發現這世界上竟然有和我完全相反的人種:碰到街頭發廣告面紙或試用品非拿不可,錯過會捶心肝,還會逼另一半共襄盛舉。
在眾多街頭試用品和廣宣品中,大白執念最深的是廣告面紙,為了討他歡心,我也養成索取街頭廣告面紙的習慣。每當將面紙上貢,大白收下的瞬間,會露出小女孩收到豪華娃娃屋當聖誕禮物的滿足表情;工讀生如果跳過他沒發(有些廠商會鎖定客群,專門發給男性或女性),則會墜入沮喪的深淵。
東京發街頭試用品和面紙的風氣極盛,上下班尖峰時期的鬧區車站附近尤其多,大白的公事包每天都輕輕巧巧出門,沉沉甸甸回家。我不愛逛街,但多虧男主人寧可錯殺一百不可放過一個的精神,我家的小包面紙存貨大概可以用到2012世界末日還有剩,還有各種品牌的洗髮精潤髮乳洗面乳牙線口香糖試用包,就算環遊世界八十天也用不完。
大白有衛生紙匱乏恐慌症,發現廁所衛生紙或盒裝面紙只剩下兩三卷/包時就會心神不寧,不論當下幾點都得出門補貨,所以東京街頭隨時有面紙可拿,讓他很有安全感。這傢伙對免費面紙的執著,大概已經到了哪天上賓館偷情,都沒辦法忍住不拿櫃檯提供的面紙。台灣之前有個傻瓜因為蒐集汽車旅館的集點卡而讓婚外情曝光,大白應該很能理解事件主角的痛。
報紙雜誌不是經常有明星/成功企業家隨身包大突襲之類的專題嗎?例如《蘋果日報》的「名人搜身」,或是《數位時代》從前的「總裁公事包」。我想像如果大白哪天變身島耕作,事業飛黃騰達接受專訪,記者應該能掰出一篇「成功人士即使在小處也很節儉,大白社長用的都是廣告面紙,還隨身攜帶洗髮精試用包以備臨時出差之需」;又如果哪天不幸慘遭兇殺,刑警光是追蹤大白公事包內廣告面紙和試用品的來源,也不難拼湊出他最後一日的行程吧。



資料來源:www.cwyuni.tw/blog/post/26492142